新靶点!治疗NRG1融合肺腺癌患者,阿法替尼显希望_马来酸阿法替尼(吉泰瑞)

  • A+

Haalthy导读

多线治疗失败后,患者该如何选择下一步治疗?

今年的世界肺癌大会上报道了一项患者案例分析,数据显示:在多线治疗失败后,若患者基因检测发现有NGR1基因融合,使用阿法替尼将会有不错的疗效

这一结果将可能为多线治疗失败的患者提供一种新的治疗思路,具体如何,一起来看看。

NRG1是EGF配体家族的一员,NRG1可以通过 HER/ErbB 家族受体酪氨酸激酶转导其信号。

但是当NRG1和其他基因融合后,则会导致 HER2 和 HER4 信号通路持续活化,细胞增殖失控,最终导致肿瘤进展。

新靶点!治疗NRG1融合肺腺癌患者,阿法替尼显希望_马来酸阿法替尼(吉泰瑞)

图一

既往流行病学调查显示NRG1融合的产生因素包括:女性和不吸烟者。而发生NRG1融合的最常见的肿瘤类型主要为黏液性腺癌或叫黏液腺癌

NRG1融合在各种实体肿瘤中的发生率约为 0.2%,但在肺浸润性黏液腺癌中的发生率可高达 31%。

图二 阿法替尼作用于NGR1融合的机制

阿法替尼(Afatinib)是一种不可逆转的泛ErbB抑制剂,可与EGFR(ErbB1)、HER2(ErbB2)和 HER4(ErbB4)激酶结构域共价结合,并不可逆地抑制酪氨酸激酶的磷酸化,导致 ErbB信号下调。

这可能是阿法替尼对NRG1融合肺腺癌患者的作用机制,通过报道的4位患者案例,我们也到了阿法替尼在NRG1融合肺腺癌患者的疗效表现。

案例1:

患者为一名70岁的非吸烟白人女性,2004年被诊断为泛野生型非黏液性肺腺癌,在接受阿法替尼前,她曾接受过14种治疗方案,包括化疗及靶向治疗。

2015年2月,患者开始接受阿法替尼,初期反应迅速,到2017年3月,患者出现疾病进展停止治疗。

2017年10月经检测发现患者存在NRG1融合,后以30mg/天的剂量继续服用阿法替尼,后期剂量逐渐增加到40mg/天。

进而患者出现咳嗽、发烧等症状,怀疑与阿法替尼有关,在使用强的松止咳后,于2018年4月重新接受30mg/天的剂量,后期又逐渐增量至40mg/天。

直到2018年8月,患者CT影像表明出现进展,遂停药。

案例2:

肺鳞癌、肺癌HER2突变、EGFR罕见突变怎么办?阿法替尼

在与病友接触的过程中,发现很多病友认为阿法替尼副作用大,虽然是二代药物,但相对三代药物9291来说,阿法替尼选择的较少。 但是抛开常规的EGFR突变来说,阿法替尼对EGFR罕见突变、HER2突变优势是不容小觑的。 阿法替尼是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和人表皮生

患者为一名66岁体重较轻且不吸烟的亚洲女性,2015年被诊断为转移性非黏液性肺腺癌,伴肺部及淋巴转移。在接受阿法替尼前,她曾接受过4种治疗方案,包括化疗及免疫治疗。

在检测到CD74-NRG1 融合后,2017年12月患者开始接受阿法替尼,40mg/天,后由于腹泻、不适,患者多次调整剂量。

新靶点!治疗NRG1融合肺腺癌患者,阿法替尼显希望_马来酸阿法替尼(吉泰瑞)

至2019年7月,患者仍在服用阿法替尼,20mg/天,CT影像表明患者病情部分缓解

案例3:

新靶点!治疗NRG1融合肺腺癌患者,阿法替尼显希望_马来酸阿法替尼(吉泰瑞)

患者为一名68岁的白人男性,有超过20年的吸烟史。2016年1月被诊断为非黏液性侵袭性肺腺癌。在接受阿法替尼前,他曾接受过2种治疗方案,包括化疗(顺铂+培美)及免疫治疗(O药)。

2016年9月至2017年3月间,患者一直在使用免疫治疗,而后影像学检查显示出现疾病进展停止治疗。

2018年3月,患者检测到SDC4-NRG1融合,同年8月开始接受阿法替尼,30mg/天,至同年12月期间,患者病情稳定,而后由于出现疾病快速进展,遂停药。

案例4:

患者为一名43岁不吸烟的白人女性,2016年8月被诊断为侵袭性黏液性肺腺癌。在接受阿法替尼前,她曾接受过3种治疗方案,包括顺铂/培美+贝伐珠单抗,贝伐珠单抗/培美(维持治疗)及纳武利由单抗(O药)。

新靶点!治疗NRG1融合肺腺癌患者,阿法替尼显希望_马来酸阿法替尼(吉泰瑞)

2017年9月,患者通过RNA测序检测到CD74-NRG1融合,后接受阿法替尼治疗,40mg/天,截至2019年3月,患者表现出非常好的疾病缓解,目前患者仍在治疗中

通过以上4位患者的案例分析,我们可以看到阿法替尼在NRG1融合肺腺癌患者中表现出的治疗效果。确实,由于目前发现的NRG1融合的肺癌患者数量非常少,我们还需要更大数量的患者来进行相关疗效观察,以评估阿法替尼的潜在疗效。

而在做基因检测时,肺腾也建议病友们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做大范围的基因检测,而对于NRG1融合主要是通过RNA检测技术才能发现,有条件的病友们可以考虑进行这一检测。

由于目前NRG1融合的肺癌患者太少,导致很多相关研究无法开展,为了帮助NRG1融合的肺癌患者可以多一种选择,让药物研发机构注意到这一群体,进而可以推动更多临床研究及新药研究开展,甚至加速新药/研究进入中国,肺腾开展了“NRG1融合的新药支持”项目。

如果你是NRG1融合患者,请联系微信:ftzs03,加入新药支持项目,一起来为新药或临床引进助力。

参考资料:

Targeting NRG1-fusions in lung adenocarcinoma: afatinib as a novel potential treatment strategy

添加微信:ftzs03,获取更多精彩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

卡博替尼(Cabozantinib)由美国Exelixis生物制药公司研发,是一个多靶点的广谱抗癌药,能抑制的靶点包括:MET、VEGFR1/2/3、ROS1、RET、AXL、NTRK、KIT等至少9个。
目前,卡博替尼已经在肾癌、甲状腺癌、肝癌、软组织肉瘤、非小细胞肺癌、前列腺癌、乳腺癌、卵巢癌、肠癌等多种实体瘤中,证实了较好的治疗效果,对于骨转移的控制效果尤其突出。因其对于多种癌症的广泛有效性,卡博替尼被称为靶向药中的“万金油”。
一、 广谱抗癌能力:肾癌、肝癌、肺癌、甲状腺癌
二、对骨转移有“特异功能”:顶尖学术杂志力挺
三、增敏免疫治疗:联合PD-1抗体,控制率破70%
四、卡博替尼全球首仿药已在孟加拉上市,价格不足原研药二成。
卡博替尼目前尚未在中国提交上市申请,中国患者用药仍需前往第三国开处方购买,但估计这一价格对一般中国家庭患者而言,仍将难以承担。
孟加拉碧康公司更是卡博替尼的首仿公司,有很多国内的患者都是购买的碧康生产的卡博替尼。卡博替尼并不是只有碧康公司才有,孟加拉的另外一个着名药企海湾制药目前也已经有了卡博替尼的仿制版本,不仅是药品质量还是安全性上都比较有保障。而且在价格上孟加拉海湾制药的卡博替尼更便宜,海湾制药(Julphar)孟加拉公司,已向中东、非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等100多个国家或地区出口了各种药物,部分产品已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无国界医生组织等众多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列入药品采购目录。。如果你有相关的卡博替尼用药需求一定要第一时间与我们联系,无论是碧康还是海湾制药的卡博替尼我们都可以为患者提供。
卡博替尼:20mg*90粒/盒
卡博替尼:80mg*30粒/盒

  • 微信咨询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