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法替尼(afatinib)是医治非小细胞肺癌的二代靶向药物

  • A+
摘要

  在2017年2月时间段,在医治NSCLC第二代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阿法替尼 在中国获得批准面市,并于今年8月开展了“生命转吉- 肺癌患病者援助项目”。

  在2017年2月时间段,在医治NSCLC第二代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阿法替尼(afatinib)在中国获得批准面市,并于今年8月开展了“生命转吉- 肺癌患病者援助项目”。此外,针对EGFR
阿法替尼(afatinib)是医治非小细胞肺癌的二代靶向药物
罕见突变,阿法替尼(afatinib)也于近日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的优先审核。合是可逆的,因此容易出现耐受药物突变,导致病情恶化严重。

  第二代靶向药物物:是ErbB家族抑制剂,除了EGFR,它能够抑制整个ErbB受体家族。此外,与第一代靶向药物不同的是,第二代靶向药物不可逆地与EGFR结合,从而高达关闭肿瘤细胞讯号传导通路、抑制肿瘤生长的目的。临床研究显示,与最佳的化学疗法方案相比,第二代靶向药物可增加常见EGFR突变类别(特殊是19外显子缺失)患病者生存的TKI (注1,2)。此外,在肺鳞癌领域,二代靶向药物与一代靶向药物相比,能够将肿瘤去世风险减少19%(注3),并可显著改善疾病控制率,提高生活质量。阿法替尼(afatinib)最初于2013年被FDA批准用于医治外显子19缺失或外显子21 L858R置换的转移扩散性NSCLC。2016年,它的适用范围被扩大,医治铂类化学疗法后疾病进展的肺部鳞状细胞癌患病者。

  此次扩大适应病症的获得批准是基于包含32名患病者的2期临床实验LUX-Lung 2和3期临床实验LUX-Lung 3和LUX-Lung 6的结果。其中,21例患病者具有单一突变,其余为两个突变。具有单一S7681突变的1名患病者缓解坚持时间为37.3个月;8名具有G719X突变患病者中有6名(75%)的缓解坚持时间长达25.2个月;12名具有L861Q突变患病者中有7名(58%)出现缓解,缓解坚持时间为2.8-20.6个月。最常见的共同突变是在S768I和G719X中,5名患病者中的4名出现缓解(80%)。2名具有S768I和L858R突变患病者中的1名出现缓解,缓解坚持时间为34.5个月以上。3名具有G719X和L861Q突变患病者中的2名出现缓解,1名具有L861Q和Del 19突变的患病者没有缓解。

  值得一提的是:对部分EGFR罕见突变,二代靶向药物也有令人非常满意的治疗效果。近日, 其用于一线医治具有EGFR外显子21(L861Q)、G719X或S768I替代突变的转移扩散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病者,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已授予该药品的优先审核资格。

  详情请到 医疗 www news/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赫赛汀多少钱

  • 微信咨询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